门里三横

平行世界(3)

 

“醒了?”涅墨西斯看向躺在地上得霍华德

  “哦,下回能温柔点儿吗?女士”霍华德吐槽“怎么说我也是在帮你工作,你再这样把我丢来丢去的,我和怀疑我任务还没开始就被你摔死了。”

  “放心,你死了我也能把你复活,总之,结局没有改变的话,你就等着给我打一辈子的工吧!”

  “哦,你不能像资本家一样剥削我,我还想养老呢”

  “呵,你要是在嘴贱的话我就把你送到尼福尔海姆去,让你去陪死亡女神”涅墨西斯冷笑道

  “好了,不扯了,我马上把你传送到你刚刚死去的时刻,你将冬兵灵魂带回来”

  “那样的话,时间线会出问题的吧?”

  “冬兵是冬兵,巴恩斯是巴恩斯,他们不是同一个人,你可以理解为一体双魂”涅墨西斯解释道“九头蛇的疯子也真是大胆,居然用空间宝石的力量做人体实验,还用上了魂石”涅墨西斯为他们作死的精神感叹道

  “什么是魂石?”霍华德发问

  “一种作用于灵魂的石头,看起来如同水晶一样,由魔法师以灵魂为原材料制作,颜色越浅品质越高,巴恩斯的灵魂被空间宝石的力量撕成两半,后被魂石补全,可也极度虚弱,沉睡不醒,但残余的灵魂碎片在魂石的帮助下却与稀薄的空间宝石之力融合,形成了冬兵”涅墨西斯话锋一转,以轻蔑的语气说道“他们应该庆幸实验成功了,要不然就等死吧”

  “明白了,开始吧。”

  灰色的传送门出现在眼前

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“这回是时间宝石,将这一片的时间静止就可以了,剩下的我来处理”

   这时周围的一切安静了下来,周围的一起都静止了

   霍华德走向他的老朋友,仔细端详了一会,说道“以前的布鲁克林一枝花,现在却变成这鬼样子”

   “好了,灵魂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“走吧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“哦,你看他迷人的脸蛋,水汪汪的眼睛,多么可爱~,让我有一种母性光辉爆棚的错觉”涅墨西斯双眼中绽放出光芒

   “我觉得那不是错觉”霍华德满头黑线的看着母爱爆棚的涅墨西斯投喂一脸茫然的冬兵

   冬兵看向霍华德,他眼中出现一丝疑惑,他觉得他很熟悉,像是在哪见过

   霍华德也看向冬兵,他像冬兵笑了一下,花花公子的微笑

   “你是谁?”“霍华德”“我可以跟着你吗?”“为什么?”“我好像见过你”

   “喂!我还在这呢?不要当着我面拐带孩童好么?”涅墨西斯有点不高兴

   “可以吗?”冬兵像是未听见一样,执着的发问

   “如果那位女士同意了,我也就同意了。”

   “可以吗?”冬兵看向涅墨西斯

   “可以,当然可以!”涅墨西斯看到冬兵水汪汪的大眼睛与无辜地小表情,立马答应了下来

   冬兵又看向霍华德,霍华德也看向他,在与冬兵对视后,霍华德得出一个结论:

   “他们不一样,巴恩斯风趣幽默,很讨女孩欢心同时也是个合格的战士;冬兵武力强大,却不善言语,生活方面更是一塌糊涂,与巴恩斯相比他战斗的时候不像战士,更像野兽,一个拼死一搏的野兽”

   “那么,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吧”霍华德说这句话的时候嘴上带着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温和微笑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此时的霍华德还不知道自己会被小奶狗一样的冬兵吃干抹净

(作者:啊哈哈哈,来呀造作呀~)

平行世界(2)

  “OMG!传送门为什么开在天上”正从空中坠落的霍华德显得气急败坏

   “啊····计算失误,传送门开错地了~。”涅墨西斯的声音从霍华德脑内传来

   “没时间计较了!先想办法让我安全降落!”霍华德焦急地说

   “安心,这次给你的是空间宝石的力量,瞬移到地上就行了。”声音依旧不骄不躁

   霍华德身上蓝光一闪,传送到了下方的森林里

   霍华德脚刚沾地便直接靠在了一旁树上,待呼吸平稳后,对涅墨西斯说道:“你要把我摔死么?”

   “诶呀~,你看你不是没事吗~。”

   “没事!你来试试从几万米高空自由落体的感觉?”霍华德怒道

   “比起这个,你更应该注意你的任务吧?”

   “任务?”

   “别给我装傻!在我说目的地是西伯利亚的时候,你就应该猜出来任务地点了吧?”涅墨西斯有些不耐烦“还有,这次不是正式任务,算是让你在这调整好心态”

   “好的,明白了,去把那个大兵好好教训教训,顺道看看儿子”霍华德愉悦的说道

   “你知道他们现在在哪?”

   “·····不知道”

   霍华德眼前出现一组坐标,“这是他们的坐标”涅墨西斯回道

   “记住,不能主动暴露身份,这是唯一一条规定”涅墨西斯随后叮嘱道

   “哦,那他们猜出来或是间接告诉他们就不管了是吗?“

   “没错,但现在你应该出发了不是么?”

   “哦,迷美丽的女士,你可真没耐心。”霍华德挂上令人心醉的微笑,一阵蓝光闪过,森林中只余寂静

   

   队长一拳又一拳的打在钢铁侠身上,就像史蒂夫一刀又一刀的捅在捅在托尼心上。

   反应堆破碎的时候,他的心也支离破碎,仅剩的希望也随之破灭

   “呵,这是梦境吧,居然看见了老头子。”托尼在半梦半醒间自言自语,之后又闭上了眼睛

   此时他嘴里的老头子正站在他面前,眼波流转,神色晦暗不明

   “他怎么样?”霍华德问涅墨西斯

   “怎么样?你儿子咋样还要问我?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吗?”涅墨西斯简直想冲过去劈头盖脸得骂他一顿

   “他身体状况如何?”霍华德的声音依旧平和,就像暴风雨到来前的海面

   “唉”涅墨西斯叹了口气“身体上的伤,以人类现在的医学水平可以治疗,但他心灵上的伤口,只能让时间慢慢缝合,毕竟,是被所爱之人伤害”

   “啊~,爱情~,美丽到悲伤的爱情~,真TM是个磨人的小妖精”涅墨西斯以咏叹调讲出前半句,而后半句却带着浓重的不屑与傲慢

   “所爱之人?是指史蒂夫?”

   “没错”

   “很好,不仅拿我做的盾打我儿子,还睡了他!并且还甩了他!我当年怎么没看出来这家伙有做渣男的潜质!”霍华德气的浑身发抖

   “你说,我把那个大兵传送到外太空里怎么样?”霍华德一脸黑气,手上蓝光闪烁

   “先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吧,霍华德”涅墨西斯提醒“别的等会再说,他需要治疗”

   霍华德带着托尼传送到了斯塔克大厦中,将他小心翼翼的安放在床上

   “我屏蔽了它的智能管家,趁现在走吧,别被发现了”

   “给我一分钟,就一分钟”后面一句话近乎请求

   “······好”

   在那一分钟的时间里,霍华德什么也没说,只是静静地看着托尼

   “走吧,打死那个揍我儿子的混蛋”霍华德转身,脸上挂着微笑,双眼中燃烧着火焰,一阵闪光,消失不见

   床上的托尼在霍华德走后露出了微笑

  

  “我们这样做对么?史蒂夫。”巴基有些迷茫

  “我不知道,可我们不是犯人,不应该被政府监管着!所以我们的反抗是正确的”史蒂夫义正言辞,就如同在进行拯救世界的伟大事业一样

  此时,一个戴着黑面具,拿着黄色匕首的人从背后闪现了出来,刺向了史蒂夫,巴基出声提醒并冲过去阻止,但来不及了,太近了,那匕首直接刺伤了史蒂夫的左肩并顺势划破了巴基的右手

   巴基想要反击,却发现那人已不见踪影,自己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

   “你不是要揍他吗?”涅墨西斯很疑惑

   “那把匕首的能力比我更清楚,够他们受得了,并且不会出人命,太适合我了”霍华德的语气很愉悦

   “这就是你向我讨要美狄亚的弑子之匕的原因么?”涅墨西斯恍然大悟

   “是啊,带有梦仙女的力量能使人沉浸在噩梦中足足七天,刀身刻满了代表虚弱无力的古代魔文由魔女美狄亚亲手制造的武器,够他们受得了”霍华德冷笑道“我在他们周围用空间宝石设下了屏障,如果屏障被攻破,剩下的能量会将他们传送到托尼哪里,就算是醒了,半个月内也没力气动弹”

   “你这家伙真可怕”涅墨西斯感叹到

   “我还活着的时候人们都说我是天才,可他们忘了一句话”

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“天才与疯子,只有一线之差”

   “哦~,别扯那些没用的!,赶紧回来!”

   “女士,如此暴躁,小心长皱纹哦~。”霍华德轻笑

   “·····注意脚下”

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此时一个灰色的传送门开在了霍华德脚下,将霍华德吞了下去 

平行世界(1)

 

霍华德失去意识前除了担心托尼以外只有一个想法:终于解脱了,终于可以离开这个束缚自己世界了。

   之后,一片黑暗。

   “嗯,有趣的灵魂,你是从哪来的?”一个高傲的声音带着些许玩味说道

   他睁开眼,就发现黑发绿瞳的白衣女子俯视着他

   “哦,女士,我知道人人都爱斯塔克,但也请您克制点好么,毕竟我是有家室的人”他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

   “哦,是么,在你死去以后?”女人说道

   “所以这是死后的世界?”霍华德反问

   “一般人的灵魂会去往尼福尔海姆,至于你,应该是宝石之间的共鸣将你牵引了过来”女人顿了一下,又笑着说道:“你应该庆幸是被灵魂宝石吸入,要是其他宝石,你要么变成疯子,要么被撕碎或者被扔出这个宇宙”

   “啊,我应该感谢美丽的女士收留了我这个孤魂野鬼么?”霍华德笑着说道

   女人被他的话逗得咯咯直笑

   “好久没见过这么有趣的灵魂了,你的名字?”女人问道

   “霍华德,霍华德·斯塔克,那么,美丽的女士,你的名讳?”

   “涅墨西斯,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“所以,你就是那位复仇女神”霍华德的眼神变得锐利

   “这重要么?你死了,出不去,我活着,不出去”涅墨西斯反问道

   “好吧,享受死后的世界。”

   “要不要看电影?”涅墨西斯突然说道

   “这地方还有电影么?”霍华德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四周

   “要是没有电影的话,几万年前我就应该疯掉了”涅墨西斯挥手变出屏幕和沙发,回头对霍华德说“一起看?”

   “乐意之至,女士。”霍华德愉快的坐在了沙发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全套漫威电影在线播放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“这是什么?我的大脑告诉我这绝不是电影。”霍华德的声音依旧平稳,但他微颤的双手和焦急的神色足以表达他的内心

   “最有可能出现的未来,或未来本身。”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涅墨西斯饶有兴致的看着霍华德

   “我想你一开始就把一切都计算好了吧?”霍华德看向涅墨西斯“你知道我看了这一切之后不会无动于衷,一定会有所作为的吧?”

   “跟聪明人讲话真是令人愉悦,没错我要改结局,因为那个结局太不符合我的品味了,所以老娘要改写历史!”涅墨西斯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闪烁着光芒

   “冒昧的问一句,你自己好像也能做到这件事啊?”霍华德反问“干嘛费那么大的心力来诱拐我这个无辜的地球灵魂呢?”

   “因为······我懒!”说着毫无仪态的瘫在沙发上

   “汝如此疲懒,汝母知否?”霍华德眼神死

   “盖亚?那个老女人不知道”涅墨西斯和善地看着他

  (盖亚:阿嚏!谁又骂我了!?)

   “所以,勇敢的大叔啊,去改写未来吧”说着打开了一道传送门,双眼中迸射出奇异的光芒,盯着霍华德

   “我可以拒绝吗?”

   “不能!”涅墨西斯斩钉截铁的回道

   “放心,我会随机赋予你六块无限宝石十分之一的力量,保证死不掉!”涅墨西斯笑眯眯的说

   “我应该感谢你吗?”霍华德嘴角微微抽搐

   “当然!”涅墨西斯义正言辞

   “你真的是复仇女神,不是什么奇怪的神灵吗”霍华德小声吐槽

   涅墨西斯:“千真万确”

   在踏入传送门之前,霍华德回头问了最后一句话:“我会被传送到哪?”

   “西伯利亚,是个好地方。”涅墨西斯露出和善的微笑 

平行世界

霍华德失去意识前除了担心托尼以外只有一个想法:终于解脱了,终于可以离开这个束缚自己世界了。

   之后,一片黑暗。

   “嗯,有趣的灵魂,你是从哪来的?”一个高傲的声音带着些许玩味说道

   他睁开眼,就发现黑发绿瞳的白衣女子俯视着他

   “哦,女士,我知道人人都爱斯塔克,但也请您克制点好么,毕竟我是有家室的人”他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

   “哦,是么,在你死去以后?”女人说道

   “所以这是死后的世界?”霍华德反问

   “一般人的灵魂会去往尼福尔海姆,至于你,应该是宝石之间的共鸣将你牵引了过来”女人顿了一下,又笑着说道:“你应该庆幸是被灵魂宝石吸入,要是其他宝石,你要么变成疯子,要么被撕碎或者被扔出这个宇宙”

   “啊,我应该感谢美丽的女士收留了我这个孤魂野鬼么?”霍华德笑着说道

   女人被他的话逗得咯咯直笑

   “好久没见过这么有趣的灵魂了,你的名字?”女人问道

   “霍华德,霍华德·斯塔克,那么,美丽的女士,你的名讳?”

   “涅墨西斯,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“所以,你就是那位复仇女神”霍华德的眼神变得锐利

   “这重要么?你死了,出不去,我活着,不出去”涅墨西斯反问道

   “好吧,享受死后的世界。”

   “要不要看电影?”涅墨西斯突然说道

   “这地方还有电影么?”霍华德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四周

   “要是没有电影的话,几万年前我就应该疯掉了”涅墨西斯挥手变出屏幕和沙发,回头对霍华德说“一起看?”

   “乐意之至,女士。”霍华德愉快的坐在了沙发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全套漫威电影在线播放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先发一半,剩下的明天再发

人格

 

人格

 

 

小学生文笔,感觉崩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重逢

 

 

是夜,华丽的庄园中,带着夜莺面具的黑衣女子正质问着身着褐色风衣,面戴独角兽面具的高个男子。

只听那女子说道:“你为什么把另一个人也送回了过去?你这分明是在作弊!”

那男子闻声后轻声一笑:“作弊?我们的赌约里有说不能作弊么?即使有,可你把我们的赌约告诉了他,这算不算作弊呢?所以,你一次我一次,扯平了。”

夜莺女士: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

 

夜莺女士叹了口气:“好吧,这件事就这样吧。不过,你让未来的何猷君回来,不是让你的胜算更少了么?”

独角兽先生:"呵,他们再怎么相爱,也敌不过父母的劝阻与流言蜚语。他们分开过一次,就会分开第二次。”

夜莺女士:“我倒是觉得,他们会因为分开过一次而更加珍惜彼此呢。”

独角兽先生:“那就叫我们拭目以待。”

夜莺女士:“好啊。”  语毕,便幻化成一直夜莺飞走了。

 

 

大巴车上,刘星图正睡得香甜,可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枕头正是何猷君结实有力肩膀。

坐在他旁边的何猷君看似平静,可他微扬的嘴角、泛着笑意的眼睛出卖了他的内心

目的地到了,这时司机喊大家下车。

何猷君发现刘星图依旧在呼呼大睡,心中暗想:这睡懒觉的习惯倒是没变过。

可看了看还在睡的那人也只得认命似的叹了口气,动了动肩膀,说道:“起床啦!桃子公主!”

“唔……Mario,让我再多睡会嘛!”刘星图半梦半醒似的的说道

寂静,死一般的寂静

刘星图抬头,发现何猷君正死死地盯着自己

刘星图:“我没说错什么吧?”

何猷君起身向前:“看样子,桃子公主隐瞒了什么呢。”语毕,在他的脸上落下了一吻

刘星图此时就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

然后何猷君起身说道:“先下车再说,走吧”

此时刘星图才反应过来,赶紧收拾东西下车

 

 

下车后,一位工作人员通知他们先去酒店休息一晚,明天才开始节目录制

到了酒店,刘思图刚打开房门便有人先他一步进了房间,也把他带进了屋内并关上了门

那人紧紧的抱着他,就像溺水的人死死地抓着救命稻草

刘星图轻轻的拍着他的背,说道:“没事了,没事了,我在这。”

何猷君在他的安抚下渐渐平静下来。他松开了他,问:“你那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得了癌症?”

“告诉你?以什么身份?爱人?朋友?你别忘了当时我们已经分手了。”刘星图反问道

何猷君再次环抱住他,头抵在他胸口说道:“对不起、对不起、对不起、对不起!可我们还有这一次机会,再信我一次,就一次!求你了。”

刘星图:“好,但仅限一次。”刘星图心中暗想:我算是栽在这家伙身上了

听到这句话,何猷君高兴地像个孩子,抱着刘星图止不住的笑,而刘星图也微笑着看着他。

此时,他们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,就像对方便是自己的天使

人格

 

 

 

既然大家希望傻白甜,那我就写了哦!

小学生文笔,ooc严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唔,头好晕,刘星图心想,却突然想起:“不对!自己不是死了么?”

于是猛然睁开眼,这时他才发现,他正在去往《最强大脑》录制现场的大巴上。

刘星图闭上双眼,感受到身体中的活力,这才确定他回到了过去,

刘星图心想:这不科学!

突然,周围的事物就像按了暂停键一样一动不动,一只金黑相间的夜莺飞过来说道:“不科学?这不挺好的么?”

刘星图:“诶!你知道我在想什么!”

此时夜莺幻化成女子,说道:“这不是废话吗?得了,你也别管什么科学不科学的了!我把你带回过去是为了完成与独角兽先生的赌局,他赌你还是不能和他在一起,我赌你能。”

语毕,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又说了一句:“所以,加油吧,少年!”(内心os:为了我的面具不被他摘掉)

刘星图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(信息量过大,大脑当机中)

“好了,该讲的我都讲了,我先走了”说完,就化作夜莺飞走了。周围的人也都像被按了播放键一样重新活动起来

此时的刘星图才反应过来,他现在有一脑袋的疑问,例如:“独角兽先生是谁?赌局的意义何在?自己是怎么被送回过去的?”

 

但他的思索很快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。

“你好,我可以做你旁边吗?”那个他既熟悉又陌生的人的声音

“当然可以。”他的声音听起来极度平静,但他的内心却掀起了滔天巨浪

他抬眼望去,看见了身穿蓝色西服的他,如同记忆之中一样英俊。

他坐在了他旁边,闭目养神。

刘星图转过了视线,闭上了双目。心想: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要好好休息一下呢。

 

但也正因他闭上了双目,才并未发现身边的男子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,正在温柔的注视着他,那眼神,就如同看到了整个世界。

人格

 

这一章我会加入《第五人格》中的元素,希望大家喜欢。

若有不足之处,也请大家指出,我会努力改进

OOC严重,慎入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终结?起始?

 

 

病房内,一个年青男子半卧于病床上,静静的翻看着一本书,温暖的阳光通过过半开的窗户照射在他身上,如同他闪耀着光芒,那纯粹、柔和的光芒。

这画面是如此的美好,就如同被太阳眷顾的精灵

但他削瘦的身躯、苍白的脸庞都暴露了一个令人无法接受的事实:它已命不久矣!

 

————咔哒一声,一位女医生推门走了进来,她轻轻地走到病床前。

这时,翻书的男子抬头看向了她,问:“李医生,怎么了?”

李医生弯下腰,说:“刘先生,您的癌症已处于末期,癌细胞已扩散到了全身,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!”

说完这句话以后,她看向了他,想着这位“人工智能之父”会是怎样的反应,是暴怒?还是难以接受?

毕竟,无论有着怎样的成就也不能掩盖他只有三十七岁的事实。

可他却只是报以一个微笑,回了一句:“知道了,谢谢”。

 

待李医生退了出去。

刘星图合上书,开始回忆自己短暂的一生,却发现,自己满脑子都是那个和自己分手的混蛋,

那个名叫何猷君的男人

想着那年秋天,漫天落叶中的那句:“我爱你”

想着那年冬天,摩天轮顶端的那个吻

想着那年春天,最后一夜那疯狂的缠绵。

那是第一次,亦是最后一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啾!啾!

这叫声打断了刘星图的回忆,他睁开双眼,看见了一只有着金色羽翼与金色翎羽的夜莺。

他笑着说:“你又来了,小家伙”。

是的,他知道这只夜莺,这只夜莺,自他20岁起就经常出现在他身边,每次它来,他都会摸摸它,

但现在,没那个时间了呢。

他不顾自己的身体,起身,翻出了自己的日记本,

用他仅剩的力量写下了最后的一段话:“我们的爱如同樱花,盛放时如繁华盛世,衰败时便是盛极而衰,摧枯拉朽”。

之后,便停止了呼吸。

 

 

 

 

此时,那床边的的夜莺,却幻化成了一名身着黑色长裙,身披金色羽翼型披风,面戴金黑相间夜莺面具的女子。

她慢慢的走向了他身边,轻抚他的脸庞,然后说道:“我亲爱的老朋友,这不是终结,亦不是起始”。

然后走向窗边,一阵风吹过,那还有什么女子,只余一封信飘落在地上,信上写着:

“我的老友啊,欢迎加入这场游戏”

人格

 

OOC严重,慎入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或许是命运使然,他和何猷君成了朋友。

但这友谊却不知何时变了味。

他和何猷君何其聪明,在萌芽出现的一瞬间就察觉到了。

但他们都知道这不容于世,于是两人都不约而同将这不能公之于众的情感压抑在心底。

可是,欲望一旦出现,就会如野草一般在你的心中疯狂生长。

 

于是,他们在一起了。

他们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后果,但还是义无反顾的在一起

于是,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过的像最后一天,两人只要有时间就会黏在一起,他们的朋友们看见后,有的会报以复杂得眼神,有的则是会露出微笑。

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场爱情如黎明前的霜花,太阳一出来就消散的无影无踪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新人写文,请多指教

同时不喜勿喷

从网上搜来的基神的托尔的萌图。

转载自呼葱觅蒜的微博